我爱台鸽网_台鸽_信鸽_鸽子家园

赵彦龙的鸽子情结

我爱台鸽网 2021-10-13 16:26 我爱台鸽网 94
9月28日,赵彦龙(左)在和田市昆和种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 □王新红摄 或许是对鸽子太过用心,晚上睡觉,赵彦龙十有八九梦见的都是鸽子。 既不是养鸽爱好者,也不是养鸽大

赵彦龙的鸽子情结

9月28日,赵彦龙(左)在和田市昆和种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 □王新红摄

或许是对鸽子太过用心,晚上睡觉,赵彦龙十有八九梦见的都是鸽子。

既不是养鸽爱好者,也不是养鸽大户,赵彦龙为啥总梦见鸽子?赵彦龙为什么会对鸽子情根深种?这还得从赵彦龙在和田市吉亚乡巴什吐格曼村驻村说起。

让爱好变为事业

1984年出生的赵彦龙,是国家税务总局和田地区税务局企业所得税科科长。2018年,他主动请缨到和田市吉亚乡巴什吐格曼村驻村。

那一年,正是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巴什吐格曼村321户村民中有146户是建档立卡贫困户,人均耕地面积只有0.6亩,一方水土难养一方人。

担任驻巴什吐格曼村“访惠聚”工作队队长、第一书记后,赵彦龙养成了每天到村里转几圈的习惯。他得知,巴什吐格曼村不少村民有养鸽子的喜好。

在和村民深入交流和观察后,赵彦龙发现,村民养鸽子的技术都还不错。

“产业扶贫是脱贫的必由之路,也是稳定脱贫的根本之策。巴什吐格曼村缺乏产业,缺乏长久富裕的支撑。村里有养鸽子的基础,当地人有喜食鸽子的饮食传统,鸽子肉、鸽子蛋市场销路都不错,何不引导村民把零散养殖的鸽子发展成鸽产业呢?”夜深人静时,赵彦龙披衣坐在桌前,谋划着怎样让村民们把养鸽发展成致富产业。

有一天,赵彦龙刚走到村民依明·买买提家院门口,就听见了争吵声。原来,依明正因儿子肉孜·依明整天只逗鸽子玩,不干其他事而生气。

了解情况后,赵彦龙为依明父子进行了调解。之后,又给两人讲村里打算发展鸽子产业的思路。依明高兴地说:“这下好了,我那个只知道玩鸽子的儿子有救了。”

2018年底,以“村委会+企业+贫困户”模式成立的和田市昆和种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挂牌。占地100亩,拥有6个标准化养殖鸽舍和2个种鸽散养棚的鸽子养殖场正式运营。全乡200户贫困户的1万羽鸽子都托养到养殖场。

挂牌时,肉孜扶着穿戴一新的父亲站在人群的最前面。久违的笑,挂在父子两人脸上,父子俩因养鸽产生的矛盾就此化解。

把压力变成动能

肉孜到种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上班的消息像插了翅膀一样,传到巴什吐格曼村和附近的村子。以前和肉孜一起玩鸽子的年轻人都跑到合作社去看。

热合买提·吐尔地是肉孜同村的发小。以前,他俩经常在一起玩鸽子。“你也来和肉孜一起养鸽子吧,换一种挣钱的办法!”来合作社查看鸽子养殖情况的赵彦龙,笑着向热合买提发出了邀请。

很快,村里以前只是单纯玩鸽子的年轻人,相继到种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养殖场上班了。

养殖场日见红火。没想到,困难也接踵而至。

没有掌握到关键技术,养殖场鸽子蛋孵化率低,乳鸽出栏数量不多,工人收入上不来;工人难以适应鸽子集约化养殖的劳动强度;2019年的一场沙尘暴,吹断了养殖场的供电线,6台孵化机断电6小时,直接经济损失15万元,这使得原本经营惨淡的合作社雪上加霜,高薪聘请的技术场长选择离职……

肉孜也萌生了离开的念头。得知肉孜的心思后,依明对肉孜说:“你看,我骨折住院没钱,是赵书记掏的钱;你妹妹上学没钱,是赵书记掏的钱;村里的路,是赵书记带着工作队给我们修的;村里的路灯,也是他们装的……总之,只要是赵书记和工作队说的、做的,我就信!”在依明的劝说下,肉孜决定留在养殖场,和赵彦龙一起,再拼一把。

赵彦龙先是个人出资10万元,垫付了养殖场工人的工资,又带领工人走遍和田市大大小小的养殖场。在6个月的时间里,赵彦龙和工人们一边给别人免费打工,一边学习技术,终于破解了鸽子受精、产卵和乳鸽破壳等一系列难题,提高了乳鸽产量和合作社的经济效益。

促产业提质增效

成群的小鸽子孵化出来了。养殖场也变得热闹起来。饲养员的培训管理和产品销售渠道的拓展成了当务之急。

赵彦龙和村“两委”集思广益,制定了合作社工作标准和考勤制度,同时推出“基本工资+高产奖励”的激励措施,奖勤罚懒,在合作社务工的村民,逐步完成了从农民到工人的身份转变。

为拓宽销路,工作队队员和村干部在赵彦龙的带动下,都成了鸽蛋和乳鸽的“代言人”,他们带着产品和宣传单到和田市各大餐饮企业、农贸市场等对接订单,提供送货上门服务,合作社的名气越来越大。

现在,昆和种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有种鸽2万羽,月出栏乳鸽1.5万羽,已成为和田市最大的种鸽养殖合作社。

热门标签

我爱台鸽网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