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台鸽网_台鸽_信鸽_鸽子家园

重庆千公里春赛征途艰险生死未卜(图)

我爱台鸽网 2020-12-17 19:52 我爱台鸽网 144
2013年重庆春季千公里竞赛于六月四日五点五十分在甘肃永昌开笼,二十个竞赛单位参赛,上笼赛鸽564羽。 川鸽千公里以上级别的大赛由于赛线艰难,历年来不仅被广大鸽友所关注,也

  2013年重庆春季千公里竞赛于六月四日五点五十分在甘肃永昌开笼,二十个竞赛单位参赛,上笼赛鸽564羽。

  川鸽千公里以上级别的大赛由于赛线艰难,历年来不仅被广大鸽友所关注,也得到了网络媒体的重视。昨日,我接到中信网编辑部来电,指示关注此次赛事动向,特别要密切关注赛鸽归巢情况。于是我专程拜访了重庆市信鸽协会陈影群副主席和王桦副主席。

重庆千公里春赛征途艰险生死未卜(图)

重庆市信鸽协会陈影群副主席接受采访

重庆千公里春赛征途艰险生死未卜(图)

重庆市信鸽协会王桦副主席接受采访

千公里赛鸽状况

  据介绍,重庆市千公里大赛每两年举办一次,目的是考虑到放千公里鸽友的要求。由于赛鸽倾向转移到中短距离,所以近年来参赛千公里以上级别的赛鸽越来越少,往年接近三千羽,2008年以后逐年下降,2010年以后保持在五百羽左右。

  据悉,重庆千公里是一条传统赛线,放飞顺利时归巢率较高,第二天就能见到鸽子,飞行速度在1000米/分左右;放飞困难的情况下,一周或十来天才有鸽子归巢,这就是这条赛线的基本情况。

影响赛鸽归巢的两个主要原因

  影响赛鸽归巢的主要原因有两个:

  一是地理结构所造成的。整个赛线除了赛鸽从放飞地回归要经过一百公里以上的沙漠死亡地带外,然后还要进入山区翻山越岭才能归巢。赛鸽沿途除了要抗拒炎热干渴的沙漠地带,还要与山林中的鹰隼拼搏。所以说一路千辛万苦,九死一生。

  二是天气所造成的。气候不好,阴雨是影响川鸽归巢的最大障碍。赛鸽冲杀到山区,如果是阴雨天气,山区内云雾缭绕,能见度很低,座座大山就成了赛鸽归巢的天然屏障,赛鸽根本无法飞行,只好落野等待。这样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赛鸽归巢,加大了伤亡机遇。

千公里赛线状况

  我注意到重庆千公里赛鸽是从甘肃省永昌开笼,永昌位于甘肃省金昌市境内偏北地带。

  这一地带的西部是高大的祁连山脉。

  祁连山脉平均海拔在四千米到五千米之间,高山积雪形成了硕长而宽阔的冰川地貌特征。海拔高度在四千米以上的地方,称为雪线,一般而言,冰天雪地,万物绝迹。赛鸽放出以后,要沿着山脉南下飞行,穿越一百公里以上炎热干枯的沙漠死亡地带。

重庆千公里春赛征途艰险生死未卜(图)

祁连山山脉

  赛线的东面,进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境内,银川正北偏东方向是贺兰山山脉。

  贺兰山山脉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与内蒙古自治区交界处,北起巴彦敖包,南至毛土坑敖包及青铜峡,山势雄伟。蒙语称骏马为“贺兰”,所以将此山称为贺兰山。

  贺兰山南北长二百二十公里,东西宽约四十公里。南段山势缓坦,三关口以北的北段山势较高,海拔二千到三千米。主峰亦称贺兰山,海拔三千五百五十六米。

重庆千公里春赛征途艰险生死未卜(图)

右上方为贺兰山山脉(银川以北)

  重庆千公里赛鸽要想返回家园,就要穿过祁连山以东的沙漠与贺兰山之间,向武威市方向飞行。

重庆千公里春赛征途艰险生死未卜(图)

赛鸽由永昌(金昌地区)放出,沿祁连山脉南下向武威方向飞行

  如果赛鸽不是沿着这条赛线归巢,就要进入青海省西宁市以西地带。这一地区在海北藏族自治州以西是我国著名的青海湖。

  青海气候属于高原大陆性气候,气温低,太阳辐射强,光照充分,日温差较大,垂直变化明显。青海各地自然条件差异明显,气候不一。青海民间素有“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之说。

  青海湖也叫“库库淖尔”,蒙语是“青色的海”的意思,它位于青海省东北部的青海湖盆地内。青海湖既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湖泊,也是中国最大的咸水湖。由祁连山的大通山、日月山与青海南山之间的断层陷落形成。由于这一地带由北到南是一个狭长的盆地区域,四周高山峻岭,赛鸽进入该地区难以回返。

重庆千公里春赛征途艰险生死未卜(图)

青海湖盆地地形

  冲过武威市,赛鸽将进入甘肃省兰州地域,这里是黄土高原区域。然后再杀向天水,进入岷山与秦岭之间赛线。

  岷山与秦岭、大巴山之间,是赛鸽顺利归巢的唯一捷径的通道。

热门标签

我爱台鸽网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